翻譯的時代要求

作者:江蘇翻譯小編(南京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20-11-01 21:45???? 瀏覽量:
翻譯家楊絳先生曾說,翻譯家是“一仆二主”——一個“主”是原作者,另一個“主”是讀者。兩邊都要伺候好,這很不容易。
 
這個比喻所揭示的道理與嚴復先生提出的翻譯工作“信、達、雅”的要求之間有著異曲同工之處,都是在告訴我們,翻譯作品不僅要忠于原著,要真實、準確,而且同時還不可忽視可讀性和藝術性。
 
到今天為止,這樣的要求也同樣適用,只是在新的信息環境中,在這個基礎上還要加上一個“快”的要求,尤其是對于現場的口頭翻譯和重要場合的同聲傳譯更是如此。
 
不同語言所使用的詞匯,有一部分是可以完全沒有障礙地相互直譯的,如物質名詞:原子、分子、桌子、椅子等。但是,一旦遇到和思維、感情有關的詞匯,或是存在多種義項的詞匯時,在翻譯時就難以一一對應了。
 
比如說黑格爾的《歷史哲學》,原著是用德文寫的,該書的英譯者在他的前言中特別強調德文和英文的差異。像“智力” “意志” “精神”這些詞都不能一一對應,因此他說:“我盡了最大的努力,但英文版和德文版還是有區別的,英譯本是穿上英國衣服的《歷史哲學》。”實際上,德文和英文的差異比起德文和其他語言之間的差異來說已經算是比較小的了,但即便如此,翻譯起來依然有難以逾越的困難。
 
由此可以想到,由于中文和西方語言的巨大差異,中國人和西方人之間精神產品的共享必然地面臨著更大的困難。

文化與翻譯
 
比如,中文的“TIAN(天)”,在對應英文的物質的天(sky)、精神的天“heaven”之外,還對應白天(day)、命運(destiny)、天氣(weather)、自然(nature)、神(god)等等。
 
又如,《圣經》使用的logos,譯成中文可能是語言、智慧、規律、理性、思想和道等等,很難找到一個最恰當的中文詞匯與之對應。稍不留意,翻譯時就會陷入意大利人所說的“翻譯即背叛”的窘境。
 
翻譯是“文化的翻譯”,譯者不僅要精通外語,還要精通外國文化。從對外傳播的角度講,翻譯本身既是語言的溝通,又是文化的溝通。我們在對外傳播的時候常常遇到這樣的情況,在國內表達得很清楚的話,翻譯成正確的外語,外國人依然很難聽得明白,其中的原因正是在于文化的障礙。
 
文化的障礙來源于信仰、價值觀、生活方式等等背景的差異。對于本民族所特有的藝術形式或特產,在翻譯時如果過多地依賴于簡單類比的方式,只是將對方語言中類似的名稱加上一個定語,則往往造成文化含義的缺位或意義傳達的失真,堅持把自己的文化“特產”去附會外國的產品,無異于自我貶低,甚至毀壞自己的藝術。

跨文化交際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中國有饅頭,而外國有面包,如果在翻譯的時候僅僅進行簡單的類比,將饅頭翻譯成“中國的面包”或“蒸熟的面包”(steamed bread),外國人由之可能會聯想到這是指一種特殊的面包,而想不到用蒸籠蒸出來的饅頭上去。因此,與其譯為“stamed bread”,還不如直接音譯為“MANTOU”。
 
另一個因為類比翻譯方式而將“中國特產”變成“外國貨”的例子是將京劇譯成“北京歌劇”(Peking Opera)。多年前,中國在巴黎舉辦“中國文化周”的時候,在那里舉辦了幾場專題報告,包括“中國人眼中的法國”“中國的建筑”“中國的京劇”等主題,后來有的法國人說,如果不經解釋,他們會將“Peking Opera”理解為北京表演的《茶花女》《卡門》或《圖蘭朵》等西洋歌劇。名不正則言不順,在這種情況下,其實不如索性按其讀音譯為“JINGJU”。
 
此外,我們對相聲的英文翻譯也是如此,將“相聲”翻譯成“Cross Talk”,不僅不能將這種藝術形式準確地表達出來,而且甚至還存在被誤解的風險——“Cross Talk”還有打電話“串音”的意思!
 
在這一方面,日本對其特有的翻譯方式就值得我們借鑒。日本獨有的藝術形式“歌舞伎”,日文的發音是“Ka-bu-ki”,其英文翻譯是“Kabuki”。日本還有一種口頭藝術叫“漫才”,日本人也按其讀音英譯為“Manzai”。當外國人如果聽到“Kabuki”或“Manzai”的時候,不會因為聯想而產生誤解,會直接地知道,“哦,是日本文化!”
 
在我與奈斯比特夫婦的對話中,多麗絲·奈斯比特女士還提出在傳播中國時應該創造新的名詞來描述新的事物。但是,由于結構特點,中國漢字不如拼音文字創造新詞那么容易。這一點與英語國家存在很大差異。
 
如:美國一個著名的智庫在概括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時就將“containment”與“engagement”相加,創造了“con-gagement”這樣一個新詞。
 
據一位美國政要說,新詞的意思是遏制性接觸,是一種介于遏制和接觸之間的戰略。我看這個新詞所表達的意思就好比是自動擋汽車的剎車,踩下去就遏制,抬起來就接觸,這是由美國的利益來決定的。而“congagement”應該怎么譯成一個簡明的中國名詞呢?又成了一個問題。
 
翻譯是學術要求很嚴格的專業,是從一個語言系統進入另外一個語言系統的過程,是一種文化轉化的再創作。
 
要想對其他語種的人講好自己的故事,除了單純的字面翻譯之外,還需要更多地在文化層面上尋求幫助,需要深入了解對方國家的文化習俗和交流習慣,進而找到能夠直達對方心靈的文化表述方式。
 
因此,一個優秀的翻譯人才需要具備在有限的時間內進行高效地跨文化傳播的能力,這是時代對翻譯工作者提出的嚴峻挑戰。
亚洲欧美先锋影音二区,亚洲欧美先锋影音制服,亚洲欧美先锋影音在线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